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从业一年多的职场笔记:一个网络编辑的自白_网络编辑

容器云强势上线!快速搭建集群,上万Linux镜像随意使用

一个网络编辑的自白
  人物:没波,某一不小心掉进互联网的网编兼记者
  职业生涯的惊异事件:有过四天四夜鏖战一个原创专题的记录
            报案投诉遭遇网络QQ骗子的恐吓
            做的关于某IT人物的连载发出后,主人公竟遭到了黑道大侠的敲诈
            等等等等……



  2006年1月


  “第6根。”
  没波照了照镜子,狠狠的又拔掉了一根白头发。
  镜子里是一张像烂白菜一样的憔悴面孔。头发如杂草,眼圈黑黑的,整个人像堆半死不活的骨架。
  夜里12点多钟,没波跟特区的另一做市场的兄弟聊天,告知“拔掉了第6根白头发”的惨痛消息,对方没事般的安慰了下:“多喝点黑芝麻糊就行啦。”
  没波心里念叨,一定要尽快搬家,一定。


  7点40分


  铃声响起,没波揉了揉眼睛。又躺了五十秒,没波终于开始翻身起床。
  极快极简洁的洗漱,边穿外套边冲向999路汽车站牌。到8点钟左右的时候,没波在一堆挤着等车的人群中老老实实的排队上了车,居然发现在车尾还留有最后一个空位。坐下,双臂一抱,趴下继续睡觉,一直睡到终点站,对车窗两旁的美好风景无视之。
  当然,他没有看见,在999路的另一辆车上,另一个同事“狼仔”坐在车头的部分,居然靠着座位睡着了。


  8点55分


  下了车,在车站的小房间里买了一笼小包子,然后一路疾走直奔公司而去,路上边走边喝完豆浆。公司很人性,把表调慢了5分钟,这项温暖人心的措施得到了大家的交口称赞。所以尽管最后没波在北京时间9点04分才到达公司门口,但是打卡时间上依然显示:8点59分。
  “滴”了一声以后。打卡机上不失时机的显示出:9点00整。哇靠!这个月全勤!


  上午时间


  没波在正而八经工作的时候,通常上午的时间是比较紧张的。网编拼速度到了争夺到秒的地步。当然,速度不能决定一切。所以在网站的页面上,你也会经常看见很引人夺目的标题,和稀奇古怪的图片。靠这些,把你的眼球吸引过来,然后让你大脑控制了你的手,经过鼠标的传导,点下了链接。完成了你为互联网的壮大和成长,贡献自己一份力量的过程


沟通工具


  QQ是没波的主要对外对内联系工具,当然很多同事是QQ、MSN一起用。没波的电脑承受两个聊天工具有一点点压力,他一般习惯于低调的在QQ上隐身,偶尔跳出来冒两个泡。不太忙的话,公司群的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,大家说说笑笑的指点问题,比比划划。沟通很重要,所以QQ就让手指承担了嘴巴的功能。


  12点05分


  灯灭,中午休息时间到。
  同事三三两两的开始去乘电梯扶摇直下至5楼。电梯里堆满了人,犹如早晨上班的最后1分钟一样。一般来说,大家都比较容易接受的口味是隆江猪脚,于是几个男男女女的同事一块做在一起,围成一个圈,“吧唧吧唧”……


  下午一点


  大约1点左右,是没波的入睡时间,他习惯了抱着个抱枕直接趴在桌子上的睡眠姿势。中午的休息与否,直接决定了下午的工作状态。不过地球上到处有强人,在没波的左边“柳亭”和后边的“没人”,就蛮厉害的,一个以看电影为睡眠的替代品,另一个以读网络小说为大脑的添加剂。几乎天天如此,精神倍儿好。
  没波感慨,果然都是强人!


  半个多小时后


  公司时间1点35分左右(比北京时间慢一些),灯光重新亮起,吃饭休息时间结束,下午的工作开始。下午没波侧重于敲些东东,在没波所有深恶痛绝的工作中,最感到痛苦的是听录音。没波自己的打字速度是不可能再有机会去提升了,曾有那么一段时间,没波打算私下请个速录的MM帮忙把录音的东东都给搞定,以节省时间。后来看了看价格,就自动的偃旗息鼓了……
  没波适当的调整了自己的期望,希望天上能掉下一个打字特快的MM做朋友。不过至目前,仍然只有他的影子伴着他听录音的痛苦过程。


  下午再过两三个小时后


  在被录音折磨的半死不活的时候,没波强打好精神,对那些素材进行第二次的整理。这前后要看上大量的资料,才能有所沉淀。网编的工作应该是相对调侃和比较轻松的,注重材料整合,注重速度优势,没波这做的……唉。
  没波同学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再调整下方向了?这样做的效率是不是TOO差了?


  偶然的中午


  写即时的评论是没波喜欢干而且自觉去干的一个鸟事。没波倾向于深度,所以看到不错的文章,总是忍不住推荐下。除了位置上的推荐外,还会以编者按的形式在文章前边写上几句P话。当然,每当突发的、刺激性的、重大新闻事件出来的时候,没波也会骤然间感到极其的兴奋。昏昏欲睡的眼神马上有了光彩,肚里有没有粮食也不当一回事了。两眼放光的盯着盯着再盯着,还常常有感而发的再写两篇P话。不过有时候评论写得不太客气,就有业内人士拐了好几个弯通过电话什么的找上了门……


 


  没波的作图


  没波的审美似乎和正常人有点偏差,这导致了没波的作图水平相当的糟糕;没波喜欢作图,但没波喜欢的程度还是有点不够,这导致没波的作图水平进展相当的缓慢。在众多前辈高手无私而耐心的调教下,没波的作图水平在缓慢的提升中。如今已经光荣的步入了菜鸟的行列。


  没波的交流


  跟采访人物的交流也常常是很有意思的。没波跟这些人的交流都基本本着一颗真诚的心,很多谈话都感觉获益匪浅。年轻人,要学习,多多学习,多多现场学习。


  下午6点05分左右


  公司时间,是下午6点左右,下班。不过座位上基本没有人在动。大家都在自觉的再多努力一会,又过了十几分钟,才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把屁股移开椅子,三三两两的去打卡。没波同学去打了卡,就顺便扶摇直下到了中午吃饭的5楼,用一盘土豆丝收拾了肚子以后,就又从电梯里扶摇直上回到了公司的座位上,对着屏幕继续发呆。


  晚上7点钟


  没波在有无意识有意识的做些什么的时候,想起一块吃饭的另一位同事“SP”的感慨,“记得两年前在XXXX的时候,也是你这个样子,半夜12点多钟发现了网页错误,家里拨号上网,改不了,就专程打车赶到公司,把那个小错误改了才安心。”
  “SP”同学胖乎乎的魁梧身材和没波干瘦的身躯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  没波在考虑,断断续续做了也有一年半了(有半年因为不可抗力没投入进去),看来热情有所减退了,其实当年自个儿曾经四天四夜的挑战过极限呢。


  晚上9点50分


  快到晚上九点六十分了,没波一个骤然机灵,该保存的保存了,然后一个关机,风驰电掣的直奔停车场而去。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状态中,在汽车尾气已经开始磅礴喷发的迷雾里,在999路最后一路末班车即将发飙的千钧一发的时刻,飞身而入公交车里。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,趴下,休息。


晚上11点


  没波曾经干过几次傻事,就是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耐,坐了一个小时公车回去以后居然又打开了电脑,梦想着能尽快的把一个专题搞定。结果总是发觉,现实的时间总比预计的时间要长长长长长长……天亮了,该上班去了。
  后来没波长了教训,回去就不开电脑了(再后来电脑光荣的挂掉了,想开也开不了了。)


  夜里12点


  洗漱了以后,没波躺到了被窝里。没波同学的生物钟其实早已乱套了,晚上不到1点是睡不着的。所以这小段时间为了不浪费生命,索性抱着本IT类的杂志看上两页,起催眠作用。
  晚上睡觉前,没波照例定好了闹钟。心里寻思着,快过年了,今年还要在沙丁鱼一样的火车上挤回家吗?他没看见暗夜里乱蓬蓬的头上又多了根白毛……


  尾声:2007年1月 搬家


  一年后,没波终于挪了一个窝,走路到公司只有几分钟,头上的白毛的频率开始显著降低。他的热情不知不觉的又恢复了,在办公室呆得时间又开始延长很多,晚上入睡的时间不变,早晨醒来的时间推迟到了8点40分(外加长达5分钟的赖床时间)。

赞(0)
版权申明:本站文章部分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:west999com@outlook.com 特别注意: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! 本站所提供的图片等素材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需使用,请与原作者联系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IDC资讯中心 » 从业一年多的职场笔记:一个网络编辑的自白_网络编辑
分享到: 更多 (0)